聽詩的時候我睡著了
你那些
向太空發出的求救訊號
遂跌撞成密碼
當外星生物接到
他們會聽成
屋外的小貓
搔刮著紗窗
硬幣從退幣孔落下
冰塊推擠
祖母在遙遠的海邊跳華爾滋
有人拍照喀嚓喀嚓錄影嘶嘶嘶放映答答答
把一段時空切成三層蛋糕
有人睡著
一雙短靴跑過
讓他愛上
他醒來看見
一雙笨拙的光腳
詩就是這樣將生活含混譯成
美好的聲響

聽詩的時候我睡著了
咒語般神祕
搖籃曲般甜蜜
安眠藥般溫柔而且致命
烈酒般讓人亢奮隨即垮成爛泥
不斷放煙火破壞秩序
並擔心健保有無給付灼傷

遠離這些
我一個人何時已經
在路上
兩手空空
有幾本指南
隨意可以拋棄
有一些故事
你隨時可以參與
我不了解宇宙
宇宙也不了解我
我在路上
當我需要餐館時出現提款機
當我需要廁所時出現洗衣店
當我需要醫院時出現修車廠
我跌倒
我受傷
我洗澡之後立刻弄髒
水窪裡有美麗的倒影,還有寄生蟲
我在路上
忽忽忽

我的耳朵豎起卻只有風聲灌入
聽詩的時候我睡著了
那些被割過的手腕
都開始張嘴傾訴
如果詩人脫下衣服
那些詩是否更為真實
那些凝結的記憶是否就會融解
讓眼淚嘗來像冰糖?
那些詩是否會凝成磚塊
打造這城市的新興商場
詩人被虐待、被監禁、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
卻沒有酬報
他們會不會終於將詩行折斷
起來把玻璃砸穿?
(即使那些叛逆者
不是被肢解,就是被封了神關進廟堂)

聽詩的時候我睡著了
那些被讀出的字眼
忽然得到自由
開始踢打彼此的降落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