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屋出租

        王弘逸的手裡早因為緊張而流滿了手汗,而身子,也因為不安而直打哆嗦,他仔仔細細的看了房內的所有牆面,卻怎麼樣也沒法找出哪個才是剛才進入的門。「該死,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他心想,「這下可好,被困在這陰陽怪氣的房裡,我看除了被房東發現以外,我也沒其他方法可逃出去了!」他頹然的坐在地上,一面暗罵自己的好奇心過盛,一面打量著房間的詭譎-一處徹頭徹尾全由鏡子所拼成的空間。
        初從南部上來求學,能找到這間各項條件都很不錯的屋子,算是王弘逸的機運。話雖如此,但缺點便是要跟房東共處一個屋簷下,所幸房東似乎常一兩個月就出外遊玩一趟,等於是偌大的屋子,只有王弘逸一個人住。按理說,住進了這間屋子之後,王弘逸本應悠悠哉哉的過他的學生生活,可是房東王老伯的行為,卻讓他感到相當的討厭。按他的習慣,出門前定會確認房間東西都收拾好,鎖上門後才離開屋子,可有幾次,當他從學校歸來開門進屋時,卻發現自己的房門是沒有鎖的。一開始,王弘逸還以為是自己在南部家中的習慣未能調適,或是走時太過匆忙,忘記鎖上。然而隨者次數的增加,他不禁覺得怪異,即便是自己的因素,焉有這麼頻繁發生的道理?於是,在王弘逸的秘密調查下,他發現房東經常未經他的許可進入他的房間。王弘逸甚是吃驚,他隨即向房東反應這樣的行徑無疑是侵犯他人的隱私,並要求房東就此打住。但顯然地,房東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依然故我。王弘逸自然是氣不過,然而,每每他提出這問題時,房東要不就跟他打馬虎眼,要不就假借各種理由離席,從沒有一次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生來不愛與人爭鬥的王弘逸只好自認倒楣,打從心底的想要儘早搬離這鬼地方。終於,王弘逸看好了另外一間離學校較近的屋子,決定於下個月搬離。他滿心歡喜,期待著這天來臨。
        一日,他身體感到不適,便提早由學校回來,打開家門,卻一個人也沒有。「八成又去哪抬槓去了……」他嘴裡低咕著,一面走向自己的房間,卻赫然發現自己的房門大剌剌的敞開。王弘逸心想:「好哇!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在在我房裡玩些什麼把戲。」他悄悄的躲至房門一旁偷看,卻驚見房門內一個人影也沒有。奇怪的是,敞開的衣櫃內懸吊的衣服被推至兩旁,而中間出現了一條石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王弘逸也顧不得自己的身體不適,他隨手抓了支手電筒,便往石階走下去。走了好長一段時間,除了黑暗,仍是黑暗, 王弘逸心底甚是納悶,不知這通道到底要通往那。正當思緒流轉之際,眼前突然出現一道亮光,王弘逸心裡相當興奮,便朝著光源所在發足狂奔而去。豈料,就在踏進光源處的那霎那,王弘逸不知被什麼絆了一跤,摔了個結實,更被映在地面鏡子中的自己嚇了一跳。驚魂未甫之餘,只聽「刷」的一聲,方才的入口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整面的鏡牆。他環視整個房間,除了鏡子以外,唯一僅存的就是自己的倒影。然而,他這一轉,卻發現連適才僅存的方向感都消失了,他灰心極了,靜謐的空間裡除了手錶的轉動聲以外,便是他不安的呼吸聲。就在那霎那間,幾乎就在王弘逸的耳際邊響起了「嘿嘿」的冷笑聲,王弘逸的背脊頓時涼了一半,但他一咬牙,就在要轉過頭去的那瞬間,眼前的鏡子竟開始呈現熟悉的景象:鏡內有一老人和一小孩,而那小孩,儼然就是王弘逸小時後的樣貌,兩人開心的在沙堆上堆著城堡,打打鬧鬧的,看起來相當開心;景象一變,小男孩跑著跑著突然摔跤了,他坐在地上放聲大哭,此時老人出現,摸了摸小男孩的頭,並塞了顆糖到小男孩手裡……王弘逸看著眼前的景象,久久不能自己,然而就在此時,地板陡然地塌陷下去,王弘逸伸手在空氣中揮舞,祈禱能抓住什麼,然而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只能不斷地墜落,直到摔到了地面,痛暈了過去。
        「孩子,你還好嗎?」王弘逸揉揉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而在自己面前的,正是房東-自己的爺爺。王弘逸一撲向前去一把抱住爺爺,一邊哭一邊說到:「爺,我不走了,我不走了……」爺爺摸了摸王弘逸的頭,轉頭看去,窗台外,只見一塊看板上面用奇異筆寫幾個偌大的字-「吉屋出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