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給風去討論〉
隔著一層霧
沿著河岸的燈柱一盞盞數過去
我已記不清哪一盞是你了
隔世的音容
隨風飄來恍如一片枯葉
在水邊,我被自己的影子驚醒
彷彿記得,當年
你離去時,兩岸的燈火驟然熄滅
我耳中響起
星子墜落河心的叮噹聲

在河畔,在傘下
在傘因兩人所共而顯得更圓的時候
我們確曾擁有過彼此的藍天
在許多個夜晚,在燈下
我指著很遠很遠的天空說:
讓我們在那裡
蓋一座月光砌成的房子
但時光易老,發現蝴蝶是紙紮的已太遲了
當年染有你手掌汗漬的鐵欄干
在我心中結了一層厚厚的銹

今夜,兩岸的燈火
仍在傳遞著彼此的體溫
我來此唯一可做的是分享河的悲涼
但手中無簫
我仰首問天明月幾時有
卻又手中無酒
我再頻頻催問誰能重塑明日河上的風景
只見橋下的漩渦張著錯愕的嘴巴
我把煙蒂向空彈成一道流星
我把問題交給風去討論

 


〈魚之大夢〉
從龍門
一躍而掉在餐桌上,貶為
一盤豆瓣魚
這是我另一次輪迴的開始
水並不知道

宿命其實
是一種可以推演的邏輯
在深海,或
莊周負手走過的濠上
我一再夢見
億萬年後塑為化石的那種
粗糙的歷史感,夢見
網罟撈起了鱗甲,漏掉了落日
宿命和釣鉤都是一條彎路
唯死亡則是直直的,一直
通到廚房的砧板上
在油鍋裡翻了幾次身
總算應了這焦頭爛額的一劫
而所謂解脫
無非是生薑片,大蔥末
攪拌一湯匙的血腥
身為化石
我仍在堅持一個不朽的夢──
有一天把自已砸碎,而後
再以淚水黏成一條龍,而後
沖天飛去
(怕只怕
瓷盤中僅剩的一副殘骸,以及
水淋淋的夢
被貓
一口叨走)


〈紙鶴〉
形而上的鬱卒
從一棵
旋完了最後一圈年輪的樹
開始 
 
製成紙漿之前也曾怒過一次
從此她便新娘般馴服
且不得不屈從於刀子的囂張
而被迫進入一次意想不到的輪迴
一隻紙鶴便如此成形
懸於窗前等待凝成憂傷的化石
在此我日夜守候
一個秋的成熟,和無聲的墜落
一個欲飛的隱喻
一個瘦骨棱棱的女子,卻懷著
一窩待產的意象
我發現她竟是如此單薄而蒼白
使我想起敗了味的
三月桃花飄落泥地之前的笑聲
不過我寧願相信
一張空白的紙
比一本厚厚的羊皮經書更具說服力

她是神的
卻又全身散發出一團魔氛
她是傳言中
一匹不可解讀的葉子
在高處,她常常忘了自己的名字
卻牢牢記住被剪裁,被摧折,被碎成紙屑
而又重構為一隻鳥的過程
風中傳來聲聲哀鳴
隔著窗帘我嗅到了
雨水中的血腥味
我把她的身世和結局
寫成一首玄學派的詩
其中經過輕度發酵的寂寞
勢將使讀者兩眼發綠
她死去時
黃昏正跌跌撞撞下得樓來
今晚,我準備用一屋子的黑
想她


〈大鴉〉
牠又從我落葉紛飛的額角掠過
清晨,啼聲高吭而冷
攝氏10℃
其中一句,我相信
可能比天堂的溫度還低
蹲在屋脊上,面對太陽
開始設想
今天要做的一件殘酷卻不偽善之事
那最後的虛無,與牠
全身的黑無關
而傳說中的風風雨雨 和
吉祥與否無關
  
白楊索索
群鴉總是早我一步找到秋天
牠們沒有甚麼可絕望的,牠們
總是早我一步
飛起,上升到
高空,不可逼視的悲涼
晚近我們都選擇了獨處
選擇了
一棵最高的樹
睥睨,風骨就懸在風中吧
僅僅一隻腳印足以對付任何歲月的詭異
雙翅搧動
輕輕擊出宇宙的節奏
那是太陽的呼吸
我的呼吸


〈未寄〉
昨夜
好像有人叩門 
 
院子的落葉何事喧嘩
我把它們全都掃進了
一隻透明的塑料口袋
秋,在其中蠕蠕而動 
 
一隻知更鳥啣著一匹艾草
打從窗口飛過
這時才知道你是多麼嚮往灰塵的寂寞
寫好的信也不必寄了
因為我剛聽到
深山中一堆骸骨轟然碎裂的聲音


〈疊景〉
一隻寒鴉
從皚皚白雪的屋頂
似有若無地




我的窗口
驟然黑了一下

電視裡閃出一把鋒利的劍
在我粗礪的額角
擊出一星火花
窗口
又亮了起來


〈白色的喧囂〉
棲於最高點
而滿身涼嗖嗖的一輪冷月
正是我
去年秋天收割的
唯一的一句詩

半夜
心中皎然
我沿著四壁遊走
心驚於
室外逐漸擴大的
白色的喧囂

一列火車從雪原上迤邐遠去


〈秋意〉
桌上一只金黃的大南瓜
挺其圓圓之腹
在秋色中
顯得百無聊賴
日漸空洞

院子裡的白樺葉子
所剩不多了
最後一匹
準時在下午三時飄落
我突然想起地中海沿岸某城市的某一窗口
還有一盞燈
尚未關熄


〈春醒〉
枯葉
帶著蟲子


歲月
不驚

蛺蝶
從穢土中悠悠醒來
一窩蛇
剛換了新衣
體香
有桃花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