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怎麼可以不死去 我告訴你
當已經死時,就沒有死與不死的問題
所有的一切只關乎在那個層級裡停留
或者往那個層級去墜落
「死」並不屬於這個領域裡的正確稱呼
也無法被理解於言說之間

無言,是的
這並非你想要的結局

永恆於你是不存在的想像
那黑夜或白晝亦只是暫停的時光
輪轉與靜止並非是兩造的矛盾
只是計量計量的本身 顯得
無用而非關真相

儘管抽刀斷水吧,或者再舉千杯也無妨
任時光斷成一把碎屑
也難敵記憶裡無法抽去的絕望
走吧,走吧
在哪個世界的夢裡說話都一樣
無盡的漫長將瘖啞拉長成一種不屬於聲音的聲音
然後在影格的反轉倒映之中
放大、放大、放大
然後始終不被聽見

於是你伸出手,想要撫摸一張臉龐
卻感知穿透時的失之交臂
是一種比絕望更絕望的絕望
你發現它終歸是一場劇碼
上演著不斷地折疊與互涉
在混雜成一種比骯髒更骯髒的顏色之後
被黑色的布幔給掩蓋

「下雪了……」
你最後的臺詞,仍然沒有被聽見的臺詞——

下台,一鞠躬。沒有觀眾,沒有掌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