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如此地喜歡魔法、巫術類的東西,似乎有些矛盾,但不論如何,那確實是我的個性。衝著對於巫師(The Witcher)這款遊戲的喜好,對於其原著所架構出來的世界觀吸引,所以當兵時期的末期,明知沒有時間可以讀這些書,但還是買了兩冊原著翻譯小說下來以待來日。近日讀完大部頭的《自由》之後,覺得相當疲憊而想換個口味,於是拿起了這部作品來閱讀。
  個人對於奇幻文學,算是有興趣但是涉獵不深,主要原因不外乎是因為坊間奇幻文學著實太多,有時候你很難確信自己接下來從書架上拿下的這本,能夠符合自己的口味。此外,奇幻文學雖然以奇幻為特色,但是一旦從天馬行空地變成超展開,那悲劇恐怕也是在所難免地如此必然。數年前曾經暢銷一時的巡者系列令我有了如此沈痛的回憶,使我後來在接觸奇幻文學的時候,不免多所抗拒,深怕一不小心,又見我那姓荷名包的伊人削瘦,而垃圾又堆疊滿坑。
  所幸,《獵魔士》系列果然是端的上檯面的著作,作為波蘭總理送給美國總統的禮物,其可說是當之無愧。傑洛特,又名「白狼」的這名白髮男子,在電玩中已經有深植人心的剛硬形象,而小說中所透露出來的個人魅力,卻又大幅地增添了這名角色的細膩情感,並透過他的言行舉止,人物進退,呈現出整個小說世界的世局流變。雖說兩部作品都是以近似章回的短篇為主,但是小說第一部《最後的願望》中,卻以近似串場的方式,在各章中插入首章故事的後續發展,甚至以這些串場,提起下一章發展或達到聯繫情節的效果,這使得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除了藉由過去事件的陳述而形塑一個完整的世界之外,同時也更繫心於當下時間的發展,對後來的故事抱有更多的期待。所謂「懸宕」的效果,在這裡可說是發揮地淋漓盡致。而第一部作品透過一章一章所帶出的人物,更是替後來第二部《命運之劍》埋下了許多伏筆:作為短篇小說的串連,讀者所害怕的,恐怕就是不停地出現新的人物,新的事件,以致於登場角色名單長長一串,卻沒有任何值得人記得的部分。但作者透過重複出現的人物,帶入新的事件,新的角色,藉由他們的口吻,介紹著這些情節或角色的登場,使得他們自然而然,甚至如老朋友一般地出現在你我的身邊,而從不感覺到突兀。由此更能見出作者筆法之高妙。那些看起來像是老梗一般的故事,卻在作者的筆下顯現出不同的生命情懷,令人多所流連,而更值得回味。更有甚者,在《命運之劍》的尾章,作者更以意識流與蒙太奇的手法,寫出與女性角色的情慾交合;短短一段不到數百字的描述,從不涉及情愛場景的描繪,但卻是韻味無窮,而更激發人無窮地想像。所謂無聲勝有聲的高妙境界,大概也不過如此吧!在一般界定為大眾文學的奇幻小說中能看到這樣的筆法,夫復何求?
  我想,作為一部奇幻文學,《獵魔士》系列可說是相當成功且值得一讀的。縱使它沒有如《黑暗元素三部曲》(即Philip Pullman所著《黃金羅盤》、《奧祕匕首》、《琥珀望遠鏡》)那樣恢宏的宇宙世界觀,也沒有它那樣雄偉而目標明確的反權威色彩,但此一架構在中世紀這充斥著巫術、魔法的世界,談論著人、自然、物種、權力、欲望等主題的小說,卻仍然有其平淡樸實而不失滋味的另類特色。

PS. 數年前上市的同名電玩在開頭動畫中,形象化了小說《最後的願望》中,首章故事的部分內容。它巧妙地運用了這段動畫,展現了這個遊戲的數個特色,同時也鮮明地形塑出遊戲(也是小說)主角傑洛特的形象,使其深入人心。不論是看完小說再來看這段動畫,或者是看完動畫再回頭來看這段小說,都能獲得很多的樂趣。故分享於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