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自《敻虹詩集》,台北:大地,1999

 

黑色的聯想

黃昏,是哭後的眼睛

望著我,以全然的感情

 

而終於,可視及的

和不可視及的——

五千色火光齊滅

  (你承受不起我的信仰)

黑了,林蔭道;黑了,寬闊的長橋

而指揮命運的魔手開始安排

  (長針追蹤於短針後,勢必趕過)

安排——

暗夜中更暗的死亡,於七時一刻

 

我乃驚悟,黑色的鐘點過了

一切都不能恢復

 你不用面西——悵悵地

 

不題

從盼企中走出

請上階石,踏著叮咚音符

有顏彩以繽紛來,有江海以澎湃來

我的神,請上階石

豪華的寂寞,在你之後

 

則引我以昇,回首是悠宙

且信仰我們同存,或者同隕

且等我等待,於此長階

背景是亙古

我的神,請引我以昇

 

從迢迢的視漠中走出

啊 藍,請上我的階

紛繁的聲,在你之後

 

未及

無邊的黑夜初臨

藍鳥飛,飛向迷惘的上方

你的眼猶有前一個夢境的疑惑

網羅層層,那琴聲絕高

而且惟一的燈,在未及之地熄去

 

我的靜默在喚你

感謝你曾來並給我力

你的笑容長留我眼中,可貴的同在

為不可再現的每一刻

我用靜默喚你

 

你諳我言語,如我能見

琴聲之飛,藍鳥之飛

迷惘的上方,我的神常在

我的藍常在

 

我忽有雕心之慾

       在湖岸

啊,佛釋迦,請為我擎

燦燦的希望,燭之白圭

 (而我為你擎,在湖岸)

於圓鏡的中央

 

將我和感激聯想

那顏面沒有愧色

請為我譯,佛釋迦

譯他的言語——兩箇世界

隔朦朧的星帷

在此對視

 

那必是昇

超乎美,超乎真實

超乎,芬馥的愛情,人能夢及之夢

那必是昇

      在湖岸

在湖岸

 

你有所夢

諸音鏗鏗然落下

夜落下

你有所夢,你引領而望

禱聲在轉換,你以顫震的

當虔敬的手伸來

你以顫震的心去接

 

燈火淒迷,你徬徨

你仰面而望,大大的宇宙

你說,請前來充實

 

諸音鏗鏗然落下

藍色氤氳中

那人驚嘆——啊,與你比影而立

你的世界豐盈而無有邊沿

許多一瞬,是久遠的美麗

我不能忘記

 

其上你無憂愁,汲水的瓷瓶

在案上如在古代,如在泠泠泉邊

你無憂愁,你飲其中甘冽

 

又在深林,千萬片葉面欲滴著透明

散步過此,你用瓶汲引清液

詩一一形成

隨時傾注,樂聲不住地拍動薄翅

我在其中,我是白羽

 

案上列滿期待,一如案上

你凌涉重重的時光前來

取走那瓶

 

凝定在紙上,神的默思

看我把他畫成斑斑的桃花

 

當我遞去匕首

他靜默如一面華采的青石

秋風中,我聽到滴血的清音

時光也被感撼,成微塵不染的透明

使走過的路

繞成花苑

  只用那奇妙的感應呵

連接未到的世界

 

看那靜然的贈獻

滴瀝又凝在斷簡

如我的詩

如黃昏燃著的蠟燭

 

迷夢

靈犀霍然不靈

心無龜甲,不能卜

來世的約會

在塞北,在江南岸。

我說故人啊

道別時你折柳絲

抑折髮絲?

 

迴光漸息,如將意翕的睡眼

鍵上指移走,鏗鏘也漸息

像一朵花,無奈、無奈地

在霧中消隱。

 

卦者說,神將粉碎

在粉碎的水晶中死去

最後一滴淚,我說就碎向

大海的,大山的

洪荒的靜默吧

江南,江南我另有約會。

 

扁柏樹織,髮也織

故事書也織,織最密的網

網我成繭

繭外是禪,禪外是迷

謎底如迷,網在迷中輪迴。

 

一輪一夢。卻無以探測

因為解夢的大書也丟失在夢中

在迷惘的江南

 

水紋

我忽然想起你

但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為什麼人潮,如果有方向

都是朝著分散的方向

為什麼萬燈謝盡,流光流不來你

稚傻的初日,如一株小草

而後綠綠的草原,移轉為荒原

草木皆焚:你用萬把剎那的

情火

 

也許我只該用玻璃雕你

不該用深湛的凝想

也許你早該告訴我

無論何處,無殿堂,也無神像

 

忽然想起你,但不是此刻的你

已不星華燦發,已不錦繡

不在最美的夢中,最夢的美中

忽然想起

但傷感是微微的了

如遠去的船

船邊的水紋……

 

我在你心上的冰地,開空虛的花,結無子的果。     《草葉》

 

懷人

為你貯一海的

思,悄靜而透亮

你的臂彎圍一座睡城

我的夢美麗而悠長

 

最微的燈,一扇半圓的窗下

你的名字,化作金絲銀絲

半世紀,將我圍纏

 

貯一海的思

在那靜悄的城池

最美的語音像最美的花瓣

夢中,落我一身衣裳

 

草葉

摘自靜夜的橋邊

一草葉

是我衰弱的幸福

 

在那木橋之上

有如一葉草

我衰弱的幸福

不經意地,我摘下一片草葉

好像想從你的心中

取到一片幸福 

 

但只是摘下

小小的孤零的

一片草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