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


  是敻虹寫的那首,「記得」。

  關切是問,而有時關切是不問/倘若一無消息,如沉船後/靜靜的海面,其實/也是靜靜的/記得。

  而我們,究竟在時光長廊的迴繞中,遺忘了什麼?

  斑駁的情節一直在我心中重複放映,我在生活的跫音裏哭泣,以為那些已逝的,會因為我的眼淚垂愛垂憐。

  即使如今,我在問與不問之間掙扎矛盾,假裝平靜,都不能遮掩心裡的那一道傷痕。往事在傷痕上書寫,用甜蜜和悲傷的墨水。

  我天真的以為,書寫能夠挽回。

  直到你遞來的,那一枚淡漠眼神。

  我終於知道,當愛情沉船,彼此一無消息,縱有再深的關切,都將化成不能言語的嘆息。

  而我始終記得,你曾經愛過我。

 

 

〈百合〉


   有時不免擔心,朋友之間,是否交淺言深了?

  以為是夠瞭解的,其實並不深入;以為是有默契的,其實扞格仍在。一廂情願地認定了,不小心就逾越禮貌的範疇,刻意保持淡漠,別人又嫌你不夠真心。

  就像阿熏家裡發生變故,我們從不敢主動問起,怕他的自尊太重,而我們的關心,徒然成為壓力。我們不問,他也不提。獨自扛下一切。我們總是在流言耳語中去捕捉片段,拼湊成殘缺的真相,在考慮如何給予幫忙。

  因而覺得,人和人或許不應該太熟。太熟了,就容易生情,生出一串串的牽掛。而那些情感的藤蔓,垂晾在哪裡都不願意,遂成為難。

  於是漸漸是一個人,上課、蹺課、看電影、逛書店。知道自己是一個害怕寂寞的人,卻不知如何在付出上斟酌。付出太多,成為別人負擔不起的濃烈;給的太少,便如慳吝的富人。只好學習如何和自己相處。

適應孤獨,一個人,就不需要真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