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跟某人聊過之後,只好默默地暫時放棄了拉大提琴的夢。
  他說照我現在開始學的話,如果想要拉的好聽,拉出曲樂,得先每天至少拉兩個小時的長音,持續個一兩年左右之後,才可能拉出基本的小蜜蜂。想要拉比較大的作品的話,還不知要再蹲上幾年,所以他勸我仔細考慮考慮。聽聞此語,好是傷心,大提琴的夢可謂從此香消玉殞。於是在好不容易階段性地考完了期中考之後,便硬是把時間騰了出來,暫時不管兩個星期後要考的語言學跟陶詩,又繼續練起了鋼琴。
  其實離開鋼琴已有一陣子,一直到大三下(也就是最近)時,才又開始有點瘋狂地練起了鋼琴。
  國中以前,其實一直是很喜歡鋼琴的,但不知為何,也許是太長時間面對著鋼琴,對於鋼琴的喜好,便因此一分一分地消減,以致於最終在國三的時候背離了那純然的黑色,凌亂地遊走在其他的樂器裡,尋找安身立命的新居。國三到高一的時候因為范宗沛的關係,開始進入大提琴的世界裡,但仍不甚熟稔。直至大一跟佛瑞如此浪漫的音樂家結緣,至此對大提琴的熱愛一發不可收拾,也因此徹底遺忘了鋼琴這名曾伴我多年的好友。
  直至前陣子,因為Philip Glass的緣故,才又想起那始終立身在母親房內的它。電影《時時刻刻》配樂中鋼琴帶來的衝擊太大,徘徊腦中不去,以致一日我終按耐不住,打開塵封已久的琴蓋,在久未觸碰的黑白上按下早已在腦中彈過不知數百次的旋律。
  喜愛極簡主義大概已經成為我在音樂上的癖好了吧,因此在碰過琴鍵之後,重新開始練習鋼琴技巧的曲目,也選擇了身為極簡主義的Ludovico Einaudi的鋼琴作品。從一開始選了〈Bella Notte〉到最近選了〈Questa Notte〉來練,極簡主義形式簡單卻擁有浪漫複雜的情感風格,算是相當符合自己的胃口,因此自己在練琴的過程中,也慢慢找回當初喜歡鋼琴的感動,算是開心而喜悅的一件事情。
  極簡主義作品的好處大概是很適合用來作基礎訓練,手指的靈活度、觸鍵的質感、情感的表達,只要任何一者不在點上,整首歌的氣氛就不對。極簡主義又尤以重覆疊加為特色,所以類似的段落要如何表達不同的質感就更是重要的訓練。但討厭的是,Ludovico很愛寫八度音以上的的作品,我往往看著好聽卻譜寫著九度音的樂章無語嘆息,然後翻過不練。    
  沒辦法,手小的人就是注定要受到無情的虐待。
  有趣的事情是,連續練了幾首歌,最令我喜歡的卻都是以Notte夜晚作為曲名的歌曲。這件事情似乎暗示了些什麼,但又什麼都沒有說明。最後希望未來能把鋼琴的舊夢重溫起來,然後好好彈出自己的生命。至於大提琴,有緣的話,終究會相會的。

---

無獨有偶,昨夜寫了這篇文章,今日便看到O大為文談琴,甚為巧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