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書寫的悖論

  人世的悲涼似乎是書寫不盡的。設想有一日,當整個人世的蒼涼都以紙本的方式被記錄下來,所有可以想像的情境都已經被完結,那麼作為反映並直指生命黑洞的語言文字,所能書寫的,究竟剩下什麼?書寫人世悲哀被寫盡的悲哀,一種新的悲哀,一個不能被劃下的句點。  

  但是就現實來看,這些悲涼真的無法被寫盡嗎?當我們撥去包裹在外的堅硬皮殼之後,那隱藏在其後的,難道不是那一張張我們早已熟悉的臉,一句句早已麻木的老生常談?千張面具,萬般色彩,在摘下一切的偽裝之後,誰又與誰有所差異?所有的黑暗都是同一種黑暗,在不同的時空中,疊合在虛無的框架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