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的愛都太過偏執:只能是無盡的付出,或者滿腔的恨意。二擇一,非黑即白,沒有中間,沒有灰色,遵守著全有全無的規則,因此而為之痴狂。

然而,痴狂的盡頭是瘋狂,而瘋狂,則是悲哀的開端。在極端的愛與不愛之間,丘比特的箭刺向自己的心,直至萬箭穿心,直至雅典納的盾也無能擋下。

子之矛攻子之盾,天平的兩端終將走向兩敗俱傷的死局。

悲劇,因焉誕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