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記錄這幾天的旅程
---------------------------------------------------------------
第一天

早上五點半就在鬧鈴中醒來
匆匆忙忙收拾了東西 跟媽媽在外吃過早餐後
就到車站去跟大家集合
(話說媽媽堅持載我到車站去 臨走前還一直千叮嚀萬交代的)
(頓時感到母愛的動人)

到了車站 幾個同學都已經到了
(話說怎麼會有人五點五十就到了 不是約六點十分嗎)
(真是驚訝他們的毅力)
將車票發給大家 又繳了旅費之後
(翊騏兄眼尖的發現 當過社長的人都愛用信封)
就到了車站裡去等火車
沒過多久 準點的火車就到了

沿途中當然是不用多說啦
久沒有見的同學沒當然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聊囉
(雖然說我們好像不久前才聚餐過)
跟朋友東聊西聊
但是不知不覺中睡意就來襲了
帶上耳機後 播起"馬友友的電影情緣"專輯
就深深的睡去
(話說我維持同一個姿勢很久 醒來時右手還有點麻掉)
醒來時距離花蓮大約只剩一個小時的車程
車外的綠色風光頓時映如眼簾
突然之間有種莫名的感動

9:30時火車到達花蓮火車站 比預期的要早的多
將行李寄放在火車站 便等客運到太魯閣去
(話說在等公車時我還跑去辦了青年旅遊卡)
(不過是張沒有用的東西…笑)
在坐客運的途中 看到了很多的風景
市區的 郊區的 山區的等等
第一眼的感覺就是花蓮是個質樸的地方
除此之外還發現了一件事
我們的陳大師忘記去二次選課了!
雖然說到民宿後再幫他跟老闆問問可不可以借電腦用
但是這個隱憂害他路上感覺起來一直都不很盡興

好不容易車子抵達了太魯閣的布洛灣
因為11點多了 在那裡吃過簡單的中餐
(七碗泡麵 + 一盒可口美酥)
待到了將近一點吧(外面實在太熱了)
眾人決定開始出發往燕子口走去
不過好幾個朋友因為水帶的不夠
所以屈服於販賣部淫威之下

往燕子口的沿路中 朋友們開始玩起"給我temple"的遊戲
不過好多人都搞不太清楚狀況
所以一直玩不太起來
後半段路程大家改玩"終極密碼"
輸的人還要真心話大冒險
(簡單又刺激的遊戲總是百玩不膩的)
濟駿還很心機的出了600這種數字讓人跳下去
真是心機到了家

在進入燕子口之前要先走過幾個隧道
一行人在美國人祐民先生的帶領、籌辦人翊騏的壓陣下
排成一路縱隊往目的地繼續前進
當然 既然是隧道 就一定會有回音啦
陰暗的隧道中幾個比較crazy的夥伴們就開始裝神弄鬼了
(我想不必多說 大家一定也知道有我的份)
不曉得有沒有引起行經的汽機車駕駛的側目就是
(怎麼可能會沒有~笑)

走了好長的一段路 總算是到了燕子口
只見大家拿出相機到處拍照
(果然是台北的小孩啊~一付沒見過漂亮風景的飢渴表情)
一夥人邊走邊鬧 還在隧道裡面拍了團體照
談笑中還發現不少人有懼高症

走著走著 燕子口出口(還是入口?)旁的休息站就到了
(其實是建在公車站旁的販賣部~兼有戶外座椅跟公廁)
大家在那邊稍作休息 還不免俗的打了牌
問了裡面的人 說2:20會有一班車
看看差不多2:00了 於是就在那裡等待
沒想到時間過了很久公車遲遲沒有來
大家心中的OX聲就不免多了起來
等著等著 大家又打起牌來
陳大師還因為真心話大冒險跑去找警察杯杯問問題
(雖然說警察先生始終什麼都沒有跟他說)
正當天空中又飄起細雨的同時
(之前在走去的路上就有下過一次啦)
公車適時的出現 一行人便火速上了公車
(想也知道 害怕禿頭的老麵動作最快)
看看時間 也已經3:00了

因為幾乎沒有別人
所以大家起初都還聊天聊的蠻大聲的
但是可能是累了吧
不到十分鐘後大家就都睡著了
(想當然爾 我一定也是其中的一員)
醒來時公車上並沒有多了多少旅客
倒是不久之後就回到了車站

拿回行李後 民宿老闆的車子不一會就到了
深藍色的車身 駕駛人是個青年人
(後來據老闆說 那是他小兒子 今年從中正財法畢業)
幫我們把行李都弄上車 人也上車後
就帶我們到民宿去了

開車到民宿的時間也不久
(不過我還是短暫的稍微有睡著了一下)
老闆是個開朗的老好人
根據他自己的說法 要叫他阿伯
他是個心很年輕 腦袋清楚 愛好自然的人
(不過我知道我注定沒辦法喜歡他)
(有時候第一眼的感覺還是很重要啊~)
阿伯家裡養了一隻九官
全身黑漆漆的 又很有高度警戒意識
稍微靠近一點就會想咬人
媽媽是個很好的人
跟我國中英文補習班老師長的很像
很體貼的為我們打點好很多事情
阿伯的兩個兒子感覺都很靦腆
(可能跟我們不熟也有關係)
話不多 多半在旁邊聽阿伯說話
偶爾點點頭之類的
當天在場的還有媽媽的妹妹(好像吧)
是個很豪放又很愛嗆阿伯的人

民宿整體來說是很日式風格的地方
清一色木製擺設
從地板(檜木) 置物箱 裝飾品 椅子
完完全全呈現一種日式原木風格
就說剛進入民宿時的拉門吧
是榻榻米常見的拉門
而客房的門 也全都是紙拉門
感覺就身處日本鄉間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反日大師沒有很反感)

吃晚飯前跟老闆聊了不少
(主要也是因為在等大師弄他的二次選課)
老闆說晚上要帶我們去體驗不一樣的生活
(剛聽到時有一點嚇一跳…)
(因為老闆說:"想不想體驗一點特別的啊?")
雖然說要一點車馬費 不過想想很新鮮
所以心裡還蠻贊同的

晚餐大家去吃飲茶
感覺東西其實還挺不錯的
(不過當然啦 沒有像小當家那種卡通那種美味的誇張法)
而且價錢跟台北比較起來 算是和藹可親的可以
雖說感覺好像沒有動到什麼嘴巴
不過還是吃的飽飽的
吃飯中也跟大家討論過 決定當晚要去體驗特別之旅
於是我滿懷著一顆雀躍的心
走在海風吹拂過的花蓮夜景裡
回到民宿 換上輕便的短褲後
(真是不符合我的穿衣習慣啊…)
一行人就撘著阿伯的車
(阿伯名言1:阿伯的開車技術有沒有很好~)
踏上神秘的"特別之旅"

一路上 阿伯跟我們東聊西聊
還不時問我們問題
(感覺起來像常識跟地理大會考)
不久後 我們就到了遠雄越來飯店的廣場外
(據說他的簡稱就叫做"遠來")
飯店整個呈現很氣派的外貌
(裡面當然也很氣派啦 很歐式的建築風格)
不過阿伯主要麼目的是要我們看花蓮夜景啦
雖然說花蓮並不像台北人口密度那麼高
所以那種很搶眼的萬家燈火到底是少了點
不過卻有另外一種很另類的美感
橘黃色的一排路燈在遠處看來
彷彿就是秋收時的麥穗
(只差他不會隨風搖晃了)
待了一會 等同學們都拍完照了
我們便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我沒有拍就是 因為我沒帶相機)

在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時
阿伯持續進行他的大會考跟熱心講解
(完全靠翊騏兄跟祐民兄回答 – 花蓮通跟鐵道迷)
沿路上經過了什麼實在沒什麼映像
(因為我已經進入半迷濛狀態)
唯一有映像的大概是中華紙漿廠吧
據阿伯說
公司因為要省成本 所以都在晚上動工
所以花蓮這一帶空氣品質一直不好
(確實 實在是很臭 關起窗來還聞的到)
重點是 他的標誌下面還寫空氣清新一級棒一類的話
實在是很諷刺

在經過顛簸的西瓜田跟礪石路後
我們終於到了第二個目的地 – 螢火蟲之家
其實在到達目的地前的一小段路時
阿伯就已經把車速放慢 而且關掉了車燈
好方便我們找到螢火蟲
雖然前半程只有零星的螢火蟲
不過已經是相當感動的

下車後 我們換上溯溪鞋
便步上觀賞螢火蟲的路途
沿途的路上雜草叢生 地面稍嫌不平
四周似乎還有蘆葦會割人
所以我走起來總是特別的小心翼翼
不過要看螢火蟲當然也不能一直低著頭看路
我繼續環顧四周 企圖找到螢火蟲的身影
不過總是比阿伯要慢了一步
(阿伯名言2:阿伯的眼睛有沒有銳利~)

路一轉 從原本的平地進入到溪流
冰涼沁心的溪水便躍入我們的腳內
眼前雖然漆黑 看不清黑水的清濁
但是拿出手電筒一照
水質是台北人難以想像的清澈
裡面的石頭 青苔都清楚的呈現在我眼前
霎時間有種定居花蓮的衝動
(順帶一提 這條溪叫"木瓜溪")
(不知道字有沒有錯 聽音猜字的)

螢火蟲明明滅滅的光芒在黑夜中格外的誘人
飄忽在遠處的淡藍色光芒帶著一種冰山美人的姿態
而倏忽竄進的祖母綠卻又給人一種和藹的溫暖
彷彿是盛夏中初冬的細雪
飄墜在草叢裡 夜空中 溪畔旁
但甫一觸碰 便旋即消逝不見
突然間 心裡頓時生出了感動與感慨
我抱著複雜的心情 默默的走在隊伍裡面
而每一步 都踏盡我的美麗與哀愁

賞螢的隊伍走至一處溪中的高地便停了下來
阿伯要我們拿出事前便要我們從他那拿來的蛋糕
開始幫濟駿提前過生日
(其實本來應該是吃不到的)
(阿伯堅持要在離當天10日左右才可以)
(但是看在濟駿是他兒子的學弟)
(在加上很愛嗆阿伯的阿姨幫我們鼓吹下)
好吃而且不貴的"提拉米蘇"蛋糕是花蓮的名產之一
很多人都會預先訂購然後外送至各大縣市
(不過我們的生日快樂歌唱的哩哩落落就是了)
一邊吃著蛋糕 一邊看著螢火蟲
這種幸福應該是台北人萬難想像的到的吧

吃完了蛋糕 阿伯還抓了螢火蟲給我們看
不過螢火蟲的樣子其實不甚好看
就不描述給大家 破壞大家對他的印象了
隨後我們又在那裡看了一會的螢火蟲
螢火蟲還曾數度飛近我們身邊
在我們的身邊悠哉的漫步
也曾貼近水面飛行 散發初優雅不凡的格調
(兩重螢光的感覺格外的令人感動啊!)
只可惜像機拍不下來這麼美麗的畫面
只能留在腦裡回憶

之後我們便往第三個目的地前進
(話說離開時又經過了西瓜田 田邊的野狗還跑來追我們的車)
(不過阿伯一下車他們就不敢在追過來了)
(阿伯說:狗都馬這樣,不過就是裝腔作勢而已!)
不過這次真的距離就有點遠了
而且阿伯因為忘記帶他的頭燈
(要幹麻用的呢? 往後看就知道囉~)
所以還繞去跟他兒子碰面
所以又多花了一點時間
(看到這裡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意思了…)
(沒錯 我又在車上睡著了…)
(謎之聲:你有這麼累嗎?)

到了目的地 只見遠方有一盞路燈
照出波光潾潾的水面以外 在沒有其餘的光源
再次換上溯溪鞋後 便又走下水去
也許是因為在較偏山區的地方吧
(應該是吧 溪旁常出現較高大的樹木)
河水的冷冽程度遠比之前更甚
腳才剛踏入水中 睡意便全然消去
用河水稍微清洗過臉 更是覺得整人清爽起來
(不知道有多少人玩過舊仙劍)
(簡單說就是有水月宮那種"飲下冰涼的泉水 消除所有的疲勞"的感覺)
而此行的目的呢 就是要來抓蝦
並且直接品嘗生鮮美味的山林野味~~
(我的心裡開始叫Oh My God了!)

起初 我們一行人還能緊跟在阿伯後面
聽阿伯告訴我們怎麼樣找蝦
怎麼樣走才不會嚇到蝦
那個是水生的小青蛙
那個是螃蟹…等等
可是一段時間後
當我我從找蝦的情緒中抬起頭時
已經脫離了隊伍好大一段距離
我趕緊跟上大家 不過卻也沒能自己找到蝦
(因為我走的實在太慢了>.<)

跟著大家走了好一段水路之後
發現初生之犢根本沒有能力抓蝦
(就算找到也抓不到…)
所以我就放棄自己抓蝦 看著阿伯到處找蝦抓給我們吃
而我就坐在河流中高起的大石塊
享受著水流輕拂過我的腳
感覺水的脈動跟夏夜的浪漫情懷
(不過我們的陳大師好像因為站不穩變成wet men了)

看著阿伯的頭燈照到的地方
水質清澈 且蘊涵了一種富有生命力的青綠
我似乎感受的到在水裡生活的生物的悠游
那種安詳 平和 彷若一切回歸原始的生活
彷若鄉間那種與世無爭的單純
生命流轉的法則 好像就在此中一點一滴的浮現了出來…

阿伯抓到了一隻又一隻的蝦子
當然 同行的人也越來越多人吃過了如此新鮮的美味
不過我與我們班綽號叫老麵的人始終都不敢吃
(大概是對活著的東西被吃進嘴裡的恐懼跟罪惡感太深了…)
所以大家就又多分到好幾隻好吃的蝦子
(不過超愛小丸子的林宸亦愛的只有醬油)
我想那應該真的很好吃吧
因為蝦子看起來是那麼的肥碩多汁的感覺

這裡因為有太多阿伯的名言了
所以就打在這段裡面

阿伯名言3:吃蝦要從後面吃 你要咬他他也要咬你啊

阿伯名言4: 阿伯沒有強迫你吃 先咬一口看看 看看味道喜不喜歡
不喜歡就ㄆㄨ一ˋ掉 這是很自然的東西沒關係 喜歡就把他吞下去
阿把殼吐出來就好

阿伯名言5:ㄟㄟ~不要超過阿伯 有水波 阿伯就看不到蝦了

阿伯名言6:ㄟㄟ~慢慢走 不要有水波 有水波 阿伯就抓不到蝦了

阿伯名言7:這個動物的習性是往後跳啊 阿所以你看喔 這樣他就自己跳給我抓了

阿伯名言8:這個水很乾淨喔 絶對可以喝的 不信 阿伯喝給你看

阿伯名言9:阿伯不會害你的啦!跟阿伯出來你們的安全阿伯要負責ㄋㄟ

阿伯名言10:我們不要虐待他 我們只是吃他

好不容易 總算抓蝦到一個段落了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 大家打算休息一下便準備回民宿
(話說正打算走上岸時 突然出現了一隻小的龜殼花)
(害大家嚇了一跳 之後一直都膽戰心驚的)
站在岸上 阿伯要我們抬起頭來看看天空
四周毫無光害的情況下 天頂的星星一閃一閃的露出笑容
(話說天文社長翊騏兄又可以品頭論足了…)
阿伯說 他在送我們回去呢

回程的路上我們沒有走水路
走過蜿蜒的小徑 便回到了車上
其後阿伯還帶我們去看鯉魚潭
(話說此時阿伯還發表了他對花蓮的一些意見)
跟一間天主教學院
(據說是一間教育部不理他 他不理教育部 教育部不承認他 國外承認他的學校)
之後便一路開回了民宿
(想當然爾 我又睡著了)
不過在半路中 阿伯問大家要不要去吃宵夜
本來我想說算了 結果聽到阿伯說"公正街"的宵夜
整個人就爬起來了
因為來之前學長千叮嚀萬交代要我記得要去吃公正街的包子
所以我二話不說 就說我要去吃
於是阿伯就帶我們去吃美味的包子
(而且阿伯還自掏腰包~真感動)
那包子真不是普通的好吃
尤其在深夜時 那種香郁真是無法抵擋
吃完了包子 阿伯才載著我們回民宿

回到民宿後
阿伯還好心的多開了一間浴室給我們用
希望我們早點洗完可以早點休息(大感動)
不過後來大家為了要不要去泛舟討論了很久
(雖然我很想去 但考慮過狀況覺得不甚理想 便投反對票)
(因為泛舟要很早起也要很早睡啊)
(我們回到民宿都已經一點多了 實在不覺得有力氣去泛舟)
最後決定改騎腳踏車去七星潭
我收拾收拾 看差不多了
帶了點睡意的就睡著了
(謎之聲:你還可以繼續睡啊…)
不過話說我旁邊的小朋友不知道上網到幾點就是…
(都睡著了還管別人這麼多幹麻…)

第一天總算是結束囉…


------------------------------------------------------
好長的遊記喔
感謝各位很有耐心的看完他啦
我也是很有耐心的慢慢一個字一個字的敲出來的
(話說我姐最近在家 他在根本就吵的我什麼事都不能做)
分了好幾天才打完第一天
不過之後兩天字就少多了(我想)
都是花時間不太需要花力氣講的景點
所以還好

不過改錯字也是種很累的事...

希望各位繼續捧場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