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評 平成狸合戰

 

        這是部很有年紀(1994)的的宮崎駿作品。小的時候,一直都沒有看懂到底在說些什麼,甚至,一直覺得沒有很好看。沒想到在多年後的今天,看完之後,卻是很感慨。

        很難得的,這是一部不以人類為主角的作品:不論是早些年的風之谷、天空之城,或著近年的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我私心的以為其實霍爾跟貓的報恩都不算是他的作品),都建立在主角為人的形象上。然而,在跟著影片的進行,Q版化的狸貓漸漸地使我們有投射作用,誤以為自己是這群動物的一份子,-活在一個為自己生活空間掙扎,為故鄉哀悼的山林野物。

        誠如各位所知,宮崎駿是一位極具環保意識的動畫家,同時,他也常常在影片中,表現出他對大自然的尊重。然而,每一次的抨擊,都是以極含蓄的方式,在影片的進行過程中,用一個小小的畫面來暗示他的理念:如近年作品「神影少女」中,河神遺留在澡堂裡的穢物,有數不清的人類所製造的垃圾,彰顯了多年來的河川問題;而這部戲,卻意外的以動物的眼光,記錄人們如何為了自己的生活空間,奪取動物賴以維生的自然環境。既不美化,也不避諱,宮崎駿以這種露骨的敘述方式,揭露了人類驕傲自大的心靈。

        片中有一段是這麼說的:「如果真的是那些貍貓在作怪的話,我一定會把它們都抓起來殺掉的。」當下,我備感痛心。日前在玩軒轅劍系列作品「蒼之濤」時,故事裡的「墨衡」一角曾說過一段話:「華夏民族不見得就愛好和平……只是當其他民族攻打華夏民族的時候就會將他稱之為侵略,可是自己侵略其他民族的時候反而美其名稱之為拓展版圖。」片中的人類,不就如同華夏民族嗎?仗恃著自己比其他動物優秀的腦袋,便奪取他人的生存空間,並冠冕堂皇的說是為了生存空間的不足,而開疆闢土,這之中,又有什麼差異?反觀片中的狸貓,純真,沒有其他的訴求,僅僅只是希望自己能有一片生活的空間而已,對人類的反撲,除了早期比較激烈的手段以外,也都儘可能的維持在嚇阻而已。相較之下,到底是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聰明了點,還是身為動物的狸貓們太單純了一點?

        片尾有另外這麼一段,出外尋找長老的文太倒在地上,一邊槌地一邊大聲的喊著:「我的故鄉,我的故鄉啊!」設想,如果今天這樣的情況發生在我們身上,也許,我們所做出的事情,也會是一樣的吧。對於故鄉的全然改變,對於故鄉一草一木的思念,這些如同人類才有的情懷,都逼使我們忘記了眼前的貍貓,而感到痛心疾首。

        不若魔法公主帶有魔幻性色彩,在結尾時仍能還給大地生機,「平」片很寫實的告訴我們,失去的不會再回,剷平的山無法重建,而鋸斷的樹木更無法再長,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儘可能對自然抱持著一顆崇敬的心,尊重自然,也尊重這世界的每一個生物。

        僅僅是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