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線不知提在誰手上
他揮手,投足,他轉動,起身
都有看不見之絲線牽引
提線板不知何人在操作
他被引著走進歷史
他被牽著捧起三神器,假裝威武
佩瓊曲玉,舞雲劍,回頭看八咫鏡
九十度鞠躬,感謝天照大神的傳說
偶爾於臣民獎狀上蓋菊花紋印
他被牽引著眼光學習遲鈍
一提,才一動,緩緩慢慢
他被牽引著表情慈祥
常常以太陽旗的抹布
幫別國拭亮天空
不曾在支那嘴上拔長城的牙齒
不曾在菲律賓臉上擠島嶼的青春痘
從未於緬甸之私處刮森林的體毛
更從未於亞美利堅眼中挖珍珠的曈仁
他被牽被引,在皇宮中走動
慢吞吞,拿放大鏡研究昆蟲
非神非鬼
他像是個提絲傀儡
不知握誰手中那些線
他躺下,咳嗽,他呻吟,咯血
提線板仍隱隱操動
無數針頭扎他的皮
無數管線章魚著他,幫他呼吸
子民的祈禱聲繼續糾纏
他想再說「無條件投降」
那些線縫了他的嘴巴
二十七公斤體重
在三萬西西血液裏慢慢游泳
越游,越輕
每一換氣
都合乎提線板操動的節奏
一提,才一動
什麼都中規中矩
他何曾圈太平洋當日本內湖
 何曾拿貸款幫浦第三世界鮮血
他從未繁殖煙囪統治他國天空
 更從未祭櫻花二號移植大和文化
他被牽著假裝向白種人鞠躬
他被供在皇宮,要八紘一宇
他被牽被引,躺進靈柩中
粉飾枯槁,讓萬國前來朝拜
浸染無數血汁那面太陽旗
終於飄落他臉上
似人似鬼
他是個提絲傀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mpmike 的頭像
clampmike

La Tristesse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