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得說你們好厲害。

  三月中到五月中後期兩個多月的時間使我新開張的網誌破千,現在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這個網誌瀏覽人次破兩千了。好吧,也許我這陣子開始真的比較常寫網誌,也比較常發文,也比較常無聊會自己回來看看文章什麼的,不過這個成長的速度,還真不是普通的驚人啊。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學期看了這麼多的電影,總是該對他們記錄一下,才不會顯得自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宅男而已。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遊記總算都寫完了,但是仍有些事情,需要在這裡以序的方式,作跋的書寫。
  很多人不知道我要去旅行,或者知道我要去旅行,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於是當我星期三說我星期五不在台北、無法替代班代去開會的時候,顯然是嚇到一些人;當我星期四被問到什麼時候要出發而我回答明天的時候,顯然又嚇到了一些人;當我星期五背著行李,在考完文概要前往火車站搭火車的時候,顯然又是讓一些人錯愕不已。而得知我是自己一個人去旅行的時候,想來又更是使不少人感覺到驚愕。那麼旅行總有原因吧?為什麼而去呢?有什麼規劃呢?我說,沒有原因,沒有規劃,只是想去而已。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1680.jpg   到了花蓮,除了yb來接我以外,還有花蓮那雲影之下暗藏的水藍天空。
  租了機車,yb帶我到民宿入住。跟屋主打過招呼,閒聊了幾句,yb便帶著我到南濱去。往忘憂亭的路似乎因施工而中斷,於是我們便從南濱的正門進入。跟民宿屋主的媽媽打過招呼,兩個人就往海邊走去。跟yb兩人,坐在靠近海的一端,各自拿著數位跟底片相機,瘋狂地拍起照來,然後分享著一些關於各自在攝影路上的心得。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要說我根本是來花蓮運動的。
  一早起來,在黑暗中摸索著要帶些什麼;動作小心翼翼,避免吵起還在睡夢中的同房旅客。同房旅客?你問。上篇忘了說,我是住在背包客的那種民宿,所以住的房間是六人一間,上下床鋪共三張。跟我同住的是民宿老闆的朋友,兩男一女,來這邊打球。昨天晚上約莫兩點半左右才回來,今天早上九點要起床去打球,所以我不太想吵醒他們,雖然紙袋跟塑膠袋的聲音實在是惱人到不 行。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吃飽之後,我拍了店的照片,然後踏上腳踏車,然後愉快地離去。喔,對了,這時候我的褲子已經有些乾了。順著海岸路一直騎,就像是平常上學一般地騎在都市的道路上,我一邊認路,一邊愉快地唱著歌。天氣很好,陽光雖然略嫌毒辣,但雲與天空都萬分瑰麗。我甚至因為唱得太開心,看得太入神,就這樣不小心走錯了路,上了橋,然後趁著還沒有車來的時候,逆向行駛地衝下橋去。回到民宿,我洗了個澡,然後跟電動洗衣機搏鬥了一番(我還是不怎麼會用太聰明的機器),洗了剛剛在海邊一身濕濘的衣服,然後收拾收拾,又騎上腳踏車出門。民宿媽媽臨行前還問我現在出門會不會太熱了些,我說沒關係的,趁著機會,我想騎著車到處走走看看,於是我就這樣自以為瀟灑地騎上了腳踏車,在十一點陽光開始無比熾熱的照耀下,離開了房內宜人的冷氣。
  真是太自以為瀟灑了。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繼續寫下去之前我忍不住要抱怨一下,哪來這麼多東西要寫啊!
---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實說我已經沒什麼力氣寫了。而且不是我在說,為什麼我兩次來花蓮第三天都特別沒什麼好寫的,真是氣死我了。
---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貓在窗外好幾天了。
  自星期四晚上在收拾行李的時候牠就叫個不停;聽聲音,以為牠是在附近屋簷晃的野貓,因此也就未加留意。星期五早上被牠瘋狂地哀哭吵醒,順聲音來源尋找之後,才發現牠就躺在我的窗外陽台的雜物堆裡,孤苦伶仃的瑟縮著。背著行囊,我將要出遠門,料想牠的母親應該會來照料,或者之後自然就會自行離去,因此在無暇理會也無心照料的情況下,我就這樣出門了。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刊載於台大意識報第二十三刊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15 Mon 2009 20:38
  • 密碼文章 將明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deux nom, CL
  • 請輸入密碼:

  一掃午前的陰雨,下午意外地有了陽光。
  與SF一同用過了中餐,隨意地聊了些最近的瑣事、計畫,便匆匆地趕往今日的重點行程(或說,他最近的半個新家)。走過我不熟悉的巷弄,街角的一切刺激著我的視覺神經,烙下許多新的記憶。步行一會,便到了目的地——波黑美亞。SF像是個小孩一般指著門口那昨日被其遺忘的雨傘,我抬頭望向天空,心裡忖度著它又將被遺忘的命運。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Shining Silver Skies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為何頭痛了起來,也許是天氣變化太烈,也或許是夢裡總是睡得不好。於是持續地頭痛,不管在任何時分。彷彿變成記憶一般,在呼吸的每個瞬間,都必須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被記錄下來。

  從此我又多了一種印記,除了那僵化而無法動彈的四肢以外。慢慢地,也許我會開始懼怕睡眠,因為睡眠,將不斷地吞噬我的不正常,而還給我常態的殘餘。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的路,是那麼陰冷漆黑,沒有一線光。」
『如果沒有你出現。』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多日沒有碰過鋼琴,於是早上索性出門前又跑去練琴。

  其實也不過是兩天而已;星期一、二夜歸時間已晚,無法在那沉靜的空間裡,放任自己沉睡在鋼琴聲中,於是今早才會在想到鋼琴時,產生那樣強烈的依戀,然後就這樣不顧一切地,使手指在黑白的琴鍵上嬉戲,——儘管其實我上課的文本還沒看完,也還沒去記中印那些應該要列印的資料,或者是其實早就與人有約,理應提早到學校將我的筆記借給他。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關係。你對她的愛是你的,它是屬於你自己的:她可以拒絕,但是她不能摧毀它,她只是錯過了機會。」    

「你付出的,毛毛,永遠都是你的,她保留的卻永遠失去了。」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為導演雲翔《無野之城》後的首部作品,《永久居留》是其討論死亡、愛情、藝術三poster.jpg種極限的開端之作。包裹著愛作為主導,以同性之間的愛戀作為素材,《永久居留》在笑鬧、眼淚、無悔的情感之外,直指人生的大哉問:死亡,究竟是什麼?又或者,面對死亡,我們能如何?
  電影開宗明義地就將這問題血淋淋地拋在我們面前。從雲海小時候懼怕奶奶的死亡、自己被預言活不過三十歲、二胡婆婆的死,到成人之後面臨到同事家人的亡逝、對自己疼愛有加的奶奶的過世、摯愛者雙親的過世,最終是愛人與自己的死亡,這部電影無時不刻地要我們去察覺到:死亡,就在我們身邊,不管我們願意,或者不願意接受。人生聚散無常,是合,是離,半點不由人意。在這樣的人世裡,我們能作些什麼,來挽留我們所珍惜的一切嗎?電影中雲海似乎一輩子都在作這樣的努力:他透過照片記憶那些與林風之間曾經存在的一切,用金錢換取林風母親病危的時間,用無悔、無止盡的愛戀去維繫他與林風之間的情感,但這些,真的留的下來嘛?不能,是這個問題的答案。現實拉開了他與林風的距離,病痛終究帶走了他視為母親的長者,命運更無情地帶走了他一生的摯愛。且生,且死,生命的道路就像他站在澳洲一處沙灘燈塔前的道路一般,它太過短暫,且四周往往是無盡的黑暗。他並不像他擁有了新家之後所說,不再如年幼時期一般怕黑;他仍舊怕,因為死亡仍在那裡,永恆地、不朽地。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筆尖烙下了刻印
在南風撲面的時分

clampm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